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儲蓄溫暖

時值深冬,窗外的北風席捲著最後一絲暖意,嘶吼著,呼嘯而過。高樓與高樓之間僅存的一點空隙,已被佔領。窗外更是沒有一絲暖色,白的,枯黃的,灰的,頹唐,蕭索。呆滯的萬物已經仿佛習慣了北風的肆虐。我歎了口氣,照例在這個灰濛濛,陰森森的清晨站在窗臺,眺望著遠處的江水。
  一整夜的雨,並未給這一切帶來半點靈動之感。臆想中雨後的一切似乎與眼前的一切毫無關聯。空中殘留的水汽,夾雜著寒意,沁透了我的全身。一呼一吸之中,水,風,霧,將我身上的每一個分子格式化般凝固。
  漸漸,這個世界開始微微發亮起來。江水的盡頭,一線之間,一碗冒著熱氣的太陽,露出了它的小半個頭。儘管不足以與寒冷抗衡,但絲縷的暖意,頓時以讓我的全身的冷意開始消融。紅暈羞澀的躲在太陽身旁,悄悄的,把光亮灑在了江面上。眼前的這輪太陽,正用力地向上爬著。儘管風依舊在吹,心中的寒意已略消釋。
  我伸出手,張開,放在窗外,寒風從我的指間流過,帶走了溫暖,熱度。再將手放在冰冷的臉上,突然感到我自己的體溫。暖暖的,很舒服。
  原來,儲蓄的溫暖只有在寒冷之至時麼才能感受得更真切,體會得更加細緻。
  猛地一回頭,發現身上已披上了一件衣服,母親站在我身後,“孩子,別著涼了。”
  我頓時,不知怎的竟然愣住了。
  窗外的太陽似乎此時放出了無限的光亮和溫暖。沐浴著陽光,我呆呆的看著母親,突然發現,母親的目光中有一種閃爍著的暖意。她笑了,微微的,輕輕的,好像故意不讓我察覺,“你老盯著我幹嘛?”
  “我--我”,我卻不知如何回答了。
  她笑得似乎更加燦爛了,轉身,走進了屋裏。她的背影,很想小時候,記憶中的那個永久的形象。
  我還在發呆,身上的衣服足以為我抵禦寒風。每天和母親生活在一起,一起吃飯,一起出門,一起看電視,自己卻如何也感覺不到?
  我有些自責,原來身邊的母愛無處不在,而缺少的只是一顆心。
  窗外的景色已經毫無蕭索之感,陽光已經把他最完美的一面留給了我,不過是在一場冷雨之後。
  生活中每時每刻都在儲蓄溫暖,而處在溫暖中的我們是否更應該學會發現呢?
  
  後記:此文是本人在讀高三的一篇練習作文,老師給分54(滿分60),希望各位前輩多多指點,本人將不勝榮欣。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