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十二朵

漫天的飄雪,不過是一地鵝黃,淺淺的暖。秋風一陣一陣蕭索而過,一層一層宛若寂靜的飄雪。蜿蜒的小徑,寂靜的長椅,傾斜的浮光,暮秋也安靜的過了。
  
  十二朵,要落在哪一朵身旁?
  
  第一朵,龍膽。
  
  深深淺淺的紫色,那是曾經最愛的顏色,就像靜默的眼神,靜默的話語,安靜的就像一縷呼吸,輕輕的飄過。安靜的在角落,輕輕的回應一抹不易察覺的微笑,就是這樣安靜。喜歡秋天,喜歡秋意濃濃的蕭索,那時的安靜就像是一條憂傷的河流,不能預期蜿蜒的浸潤到了哪一方的天涯?
  
  喜歡看著憂傷的心情。一片星星點點的藍紫色爬滿那安靜的山崖,溫柔的織了一片藍色的海,安靜的擁懷行雲緩緩的飄過,掠過那還停不下來的腳步。就這樣,安靜的海,安靜的蔓延,只是想要延伸到更遠更遠的地方,等一朵雲地降落。
  
  第二朵,木犀。
  
  星星點點的小花,星星點點的幽香。而卻總是喜歡說道:一脈木犀香。
  
  就像是那樣清寒的夜晚,那樣沉默的鐘樓,那樣沉沉疊疊堆積的塔,一陣晚風吹過,不禁緩緩道來,“天涼好個秋!”。顫顫巍巍,深秋的夜晚,星光也總是躲在那罅隙裏,沉默的不說話。木犀,何嘗不是安靜的想念,把所有的心緒輕輕的壘在深秋,當一切的燦爛都紛紛落幕,不曾想過還有流光會安靜的回頭。安安靜靜的花香,醞釀著,宛若溫柔的安,落在你的窗前,安安靜靜。
  
  你也沉默,我也沉默。
  
  你也不說,我也不說。
  
  第三朵,秋菊。
  
  又是安靜的小花,想起她卻不是因為深秋,而是杯中緩緩綻放的白菊。細細的花瓣,柔柔的舒展。清苦,緩緩的飲下,心底一絲淺淺的甜意。深秋,緩緩的綻放,化一陣秋風,涼涼的纏繞在指尖為了哪般?
  
  一個字,兀自開到秋涼。緩緩的聽著落葉紛紛細數完那些春秋更迭的故事,淡然一笑,相逢一笑的照面,莞爾一笑的傾心,安安靜靜的守著涼涼的秋,顫抖的落葉,墜進了懷裏。
  
  因一種莫名的心情,暖開這寂靜的白菊。安靜的回憶著那些久遠的安靜的文字。
  
  折菊寄到你的身旁。
  
  第四朵,滿天星。
  
  簡簡單單,一個字,安。
  
  滿天星,只是淺淺的暖,就像是從那些密密疊疊的葉子間瀉下的暖陽,安靜的在絢爛的盛開之外。只是希望簡簡單單的立在幸福之外。就喜歡這樣的安靜。
  
  淺淺的小河,孤身獨立,不渡舟,看兩岸的花開花落,聽清風的細語呢喃,看月光的清絕。涼涼的合十,剪一寸月光安好的放在手心。
  
  只喜歡簡單,所以不觸碰那些炙熱的溫婉,只是喜歡心安。細水長流,一字即安。
  
  第五朵,白蓮。
  
  記得一篇古文,《愛蓮說》記得那樣一段淺淺的文字,記得不禁意安靜的落在了身上。
  
  因為安靜,靜到十指冰涼。盛開的年華,沉默的期許,安靜的沉澱。等到仲夏的清風緩緩吹皺那一片深潭,一片一片,緩緩的落下,層層包裹的心,一絲清香,不過是清苦的馨香。
  
  蓮,總是不禁意的一大片一大片的安靜跌落,驚起了沉睡的流年,在那月亮爬上山頭的深夜,落在佛陀的腳下。成了那一片湖上,靜默的綻放。
  
  如何才能遇上你,在最美的季節?
  
  第六朵,梔子花。
  
  一捧清水,掬水月在手。也是因為安靜,所以在那樣繁花似錦的年華,格外偏愛。
  
  很像麼?呵呵,安安靜靜,安安靜靜的文字。想要融在那安靜的花香裏。誰都不會察覺,小小的花兒就那樣安靜的晾上枝頭,在陽光下蒸發,透明的心緒隨風飄蕩。
  
  六月裏,總是希望那樣的安靜。那樣的清涼,卻回頭總是清寒。
  
  第七朵,向日葵。
  
  不愛那繁花的絢爛,炙熱的溫婉。卻偏愛那不可轉頭的執念,因為守候,一個是一生,一個是一世。一個用盡一世守了幾生,一個幾生只為守一世。
  
  這就是執念。誰也說服不了誰。誰也不會放下。
  
  陽光只知道,偌大的世界,只有她那樣的溫婉,那樣執念的仰望。
  
  向日葵只知道,短短的一生,只要仰望,總會觸到那一抹輕輕的暖陽。
  
  不是麼?
  
  第八朵,玉蘭。
  
  白玉蘭,四月。一首詩。
  
  你是人間的四月天/笑音點亮了四面風/輕靈在春的光豔中交舞著變
  
  你是四月早天裏的雲煙/黃昏吹著風的軟/星子在無意中閃/細雨點撒在花前
  
  玉蘭,不易察覺的眷念。
  
  一脈香。
  
  第九朵,雪花。
  
  很喜歡飄雪,卻在這溫潤的地方,守著花開,一陣飄雪輕落,一地嫣紅鵝黃。落在發梢,濕在心底。畫一場飄雪,輕輕的落下,揚一縷琴音,煮一盞淡茶,斜靠遠山。
  
  就這樣,喜歡那細細小小的飄雪。
  
  手心一滴,掌間一字。
  
  飄轉了幾季雨雪風霜,還是落在手心消逝。
  
  原來,還是認真的。
  
  第十朵,紅梅。
  
  一抹月光,飄過兩個夢/落在遠山的那頭/枕上的笑容是那樣靜謐/一粒一粒的燈光/一粒一粒的溫暖
  
  一樹一樹的花開/落在你的枕邊/輕輕的俯身/抖落風塵僕僕/候著你的夢,望安
  
  ……
  
  來時,空山裏灑滿月光/到時,夜雨瀟瀟/留一個字,安/煮了一盞茶,候在枕畔/枕上,笑容正淺
  
  飄過窗的一枝紅梅/落在了清茶中央
  
  關於飄雪,關於等待,關於守候,落過這樣一首詩。
  
  安。
  
  第十一朵,曼陀羅。
  
  美麗的花,心寒的傳說。一朵一朵,兀自的凋落,沒有預兆,沒有先言,就這樣絢爛一季,孤傷一季。
  
  千萬種花,而曼陀羅卻因一字,美得不可觸及。有誰看見月光下,她妙曼的舞姿,決絕的月光下,那用盡生命落下的詩章。可惜過往的人兒,只看見了那些絕美的詩章,兀自掩面。
  
  一生誤解的傷。註定淒涼。
  
  第十二朵,曇花。
  
  涼夜曇花。晚風拂過,世界的一切都悄悄的安靜下來,沉在沉沉的夢裏。一瓣一瓣,緩緩綻開,不出聲,悄悄的舒展。一縷馨香吐露了久遠的心緒。
  
  喜歡寂靜,就在那樣的涼夜裏守著那些輕輕淺淺的夢。用盡一生的等待,一生馨香隨風散去,飄進了誰人的夢裏。月光安靜的心疼著,而一生的等待,不過是一縷掠過窗外的清風,散作天涯。
  
  轉瞬,即是天涯。
  
  一觸,即落,難掩一字。
  
  十二朵,輕輕落下。
  
  你願意落在哪一朵下麵呢?聽她講完那一季的流光,陪她看完雲卷雲舒,飄雪朝霞,牽著她走過潮漲潮落,給她細細的說道,那些細小的細水長流……
  
  十二朵,呵呵,外面的陽光真好。安安心心的沉睡在深秋的清風裏。
  
  想要做哪一朵呢?
返回列表